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专题专栏 >> 本网聚焦

黔西南以大山的名义

输出中国传统发展智慧 树立贵州生态文明形象

2018年10月11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内容摘要:若干年以后,当人们饶有兴致地谈论起山地贵州的时候,一定不再会把贫穷与大山联系在一起。

若干年以后,当人们饶有兴致地谈论起山地贵州的时候,一定不再会把贫穷与大山联系在一起。而把目光投向贵州山地,也一定不会忽略山地旅游,以及每年夏秋之交,在山地小城黔西南举办的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

其实,从“天人合一”作为大会主题被明确提出开始,所有人都隐约意识到,这将不会是一个普通的行业峰会,而是一次关于区域发展战略的智慧选择。

到今年,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已成功举办到第三年, 随着活动溢出效应日渐显现,关注贵州、关注黔西南的各界人士基本形成两大共识——其一,滇黔桂三省区结合部的小城黔西南州,用上下一心的努力探索,为中国山地旅游提供了发展样本,这样本绕开工业文明,实现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科学发展范式,集中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国智慧;其二,在黔西南举办的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与国家首个批复建立的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等一起,在国际国内,为树立贵州生态文明新形象立下汗马功劳。

为中国山地旅游提供发展样本

山地旅游应该是什么样,山地旅游应当如何科学发展,发展山地旅游应当怎样处理环境与人的关系,发展山地旅游又该如何向山地群众让利……解答这系列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践,国家决定在山地贵州连续举办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的意义便在于此,黔西南实践探索的意义,就在于尝试回答这些问题。

在长期从事文化、旅游研究的专家曹静秋看来,如果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确实为中国山地旅游提供了发展样本,那这样本,细究起来大抵有三个方面的内涵——

其一、全域、全民参与的旅游与扶贫相结合,为世界同类欠发达地区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弯道取直绕开工业文明实现利益共享的发展经验;其二、扬起中国山地旅游发展的大旗,推动山地旅游与文化相结合,找到传统文化复兴的另一个出口;其三、山地旅游与山地运动深度融合,在推动新型城镇化和健康中国大背景下,重塑了城乡人群的生活方式。

2015年春天,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尚未确定举办城市,黔西南作为热门候选,很多市民主动表达了对家乡办会的愿望与自信。当时,兴义万峰林下的布依族妇女郎三妹就自信地对记者说:“不该我家该哪家。”到今年,大会办了两届,郎三妹靠着在景区附近卖一些民族特色小吃,家里的摩托车已经换了小轿车。

贵州是中国山地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黔西南则有着全球分布面积最广的喀斯特山地。山地有神秘美丽的一面,另一面则是贫穷。可以说遗憾,也可以说庆幸,郎三妹的家,就在著名的喀斯特峰林——万峰林下。

如何在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绿水青山的前提下摆脱贫困,一直是布依族、苗族先民以及历代黔西南人思考的问题。所幸,黔西南获得国际山地旅游大会举办权,也就是从这时候起,黔西南找到了一条通过发展山地旅游破解发展与保护矛盾的路径。

时任省委书记陈敏尔在出席大会时,对黔西南和贵州全省发展山地旅游明确提出了七条意见。

“七条意见”把贵州人秉持的“大生态”理念,以及在此理念下推进全域山地旅游实现“弯道取直”的发展经验进行了生动阐述——一要把山地旅游作为贵州旅游业的基本定位;二要把“多彩贵州·山地公园”作为贵州山地旅游业的基本品牌;三要把全域旅游、全民参与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方针;四要把自然景观旅游与民族乡村旅游作为山地旅游的基本业态;五要把外拓市场、内优服务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抓手;六要把旅游体制创新和大数据应用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引擎;七要把办好国际山地旅游大会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平台,努力将贵州建设成为世界知名的山地旅游目的地。

决策层高度重视发展山地旅游,社会各界的“郎三妹们”则在旅游产业中各显其能,共享发展红利。

就在2015年,在深圳一家自行车企业务工的杨正兴返回兴义,凭借手里的技术,在景区开办起一家户外运动俱乐部,租售自行车。“也算是干起了老本行。”

前年初,纳灰河边的鄢福贵则把自家房屋整理了出来,实物入股,交给几位北京来的青年改造成炙手可热的乡村酒店。

去年底,世界各地万余游客来到万峰林下,共享12000碗“兴义羊肉粉”,万人餐宴人数创下了国内历史之最,被载入基尼斯纪录大全。因为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市民餐桌上的小小羊肉粉,正成为一个惠及、富及数百万城乡群众的大产业。

“以前哪个晓得这大山这么值钱?”纳灰村干部冯子荣告诉记者,依托旅游这棵‘摇钱树’,大家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不仅乡村美了,农民也富了。

一个个具体的故事背后,汇成的是一串宏观的数据——2016年,全州旅游收入达226.21亿元,同比增长61.4%,共接待游客2866.46万人次,同比增长了50.2%。

重塑健康生活方式如果说山地旅游的要旨是关注自然、关注人、体贴人,黔西南人则较为完整地获得了这份来自自然的体贴与慰藉。

一方面,黔西南出门即是山,推窗便是景,尤以州府兴义“一城三景”为代表的喀斯特景观,让这里的人们走近大山是一种生活的基本常态;另一方面,照全域山地旅游规划思路,黔西南每个县、(市、新区)都已经建成满足市民和游客观光、休闲、锻炼需求的城市自行车道、健身徒步栈道。

75岁的兴义市民黄胜莲对此感受尤其明显。前几年意外摔了一跤,老人从此行动不便。年轻时喜欢运动的她跟本不会想到,此生居然还能有机会再到万峰林去走走,尽管城区到万峰林景区也就区区十来公里。

“去前年,孙子一有时间就会开车带我下来,在纳灰河边散散心。不能走路了,反倒觉得城里到万峰林的路比以前更近了。”

远有万峰林,近有家门口的湿地公园。从今年起,黄老太太每天都可以在桔山新区中央湿地公园走走,在孙子悉心搀扶下,她偶尔还能杵着拐杖自己慢慢走上一小段路。

“以前也就是在老城区大佛洞附近凑凑热闹,看看人家在河边跳舞,哪想到还能把湿地公园建到家门口。现在湿地公园一建,整个兴义城都是一个大景区了。”

老人的陈述,是近年来兴义市民对山地旅游让生活方式悄悄发生改变的真实感受。在兴义,加上城西两年前已建成投用的栖霞路湿地公园,今年又先后建设完成贯穿城市主城区,水域面积12.64公顷、设计总面积71公桔山新区中央湿地公园,在城区东南面建成总设计面积43.9公顷的马岭河峡谷湿地公园,连同南边的纳灰河湿地,基本形成了东、西、南、东南四大湿地系统环抱的城市湿地公园格局。加上赵家渡和万峰林自行车、徒步栈道系统,基本形成了数百公里、覆盖全城的城市慢生活运动休闲网络。

变化就在这三五年,若要论功劳,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显然居功至伟。用黄胜莲老人和老伴的话来说,那真是“迎着夕阳走向希望,城市文明空前提升。

树立贵州生态文明新形象细心的人们会发现,在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召开的前后几年时间里(十二五、十三五时期),黔西南乃至整个贵州的对外象形格外耀眼。

这一时期,国家首个批复建立的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等重大开放平台,对树立贵州在国内国际开放、开发的新形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一时期,贵州经济增速连续五年位居全国前3位、年均增长11.6%;举办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的黔西南则年均增长14.7%,增速高于全国、高于西部、高于全省。

在这耀眼的形象背后,其实很容易发现一个关键词:生态文明;而在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主题中,又有另外一个与之相关的关键词:天人合一。

这并非巧合。而是历届党委政府科学智慧的发展战略选择,也是历代山里人努力探索的必然之路。

贵州多山,黔西南州几乎全域皆山。

大山的封闭,让贵州避开了工业文明时代对资源的掠夺。在很长时间里,大山是制约发展的瓶颈,但在生态文明时代,大山是发展山地经济的环境和资源优势。

如何突破瓶颈,如何发挥优势弯道取直?

在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召开之前,几个重大事件直接指向贵州旅游产业。

2012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从国家层面明确了贵州旅游业发展战略定位,正式提出——要把贵州建设成为享誉国内外的旅游目的地、休闲度假胜地。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贵州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旅游资源是贵州的优势所在,要充分发挥这一优势,不断提高旅游业发展的层次和水平,把旅游业做大做强,使旅游业成为重要支柱产业。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视察时强调,希望贵州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培植后发优势,奋力后发赶超,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

山地旅游,山地经济……

自上而下的决策部署,让贵州人茅塞顿开。

十八大以来,全省上下坚决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深入贯彻“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上集中发力。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大扶贫、大生态、大数据战略行动风生水起。以欠发达省份的姿态,贵州敏锐地占领行业发展高地,经济社会连续以全国前列的发展速度快步向前。

再看黔西南,全州紧跟中央和省委步伐,大开山门,紧抓改革创新、开放发展这关键一招,大力发展以山地旅游为代表的民族特色山地经济,山地新型城镇、山地特色农业、山地新型工业、山地生态文明、山地脱贫攻坚齐齐开花,边地山城从老少边穷直接迈入了生态文明新时代。

现在回头看,在大开山门抓开放改革的进程中,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中,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无疑是一个关键节点,也是生动展示生态文明新贵州的响亮名片。

当我们再次思考大会主题关键词“天人合一”的时候,就会恍然发现,从庄子提出“天人合一”的哲学概念,到王阳明贵州悟道提出“知行合一”,一直以来,深入探索和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始终是贵州经济社会发展顺应多山自然条件的科学选择,也是历代贵州人实践积累的最终落脚。

从这个意义上看,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注定不是一次普通的行业峰会,而是关于区域发展战略和路径的智慧选择。这条路径,正是一条“不同于东部、有别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在这条路上,以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为载体,大山里的黔西南人用探索和实践,向世界输出了天人合一的中国智慧,树立了贵州生态文明新的形象。

让文化回归本位北京女孩杨笛第一次听到布依八音是在黔西南的旅行当中;第一次知道并认识布依铜鼓,也是在布依族聚居的贞丰三岔河畔。

“初次听到那样的器乐,再看大家脸上的表情,会发现那不完全是表演,就是他们延续了很多代人的生活。”很显然,大多数人和杨笛一样,没有贵州山地的旅游体验,就不易知道铜鼓、芦笙、木叶、骨琴以及山里人动听的歌;没有旅游,城里人难以知道农耕、石磨,甚至早已忘却了故乡;没有山地旅游,估计鲜有人知道黔西南。

文化理应是生活的、流动的,而非束之高阁。在日渐强烈的复兴传统文化的呼声中,黔西南人默默从山地旅游的幽径切入,意外打开了一个实践的通途。

2016年末,初冬温暖的阳光里,南盘江畔册亨县丫他镇板万村,从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的当地青年何标点燃了村里土窑洞的炉火,开始烧制陶瓷。这一炉火,重新燃起板万村、乃至整个黔西南中断了30年的陶瓷文化之脉。

很少有人知道,时间往前推移半年,这个拥有数百间精美吊脚楼的百年布依村庄,几乎湮灭在风雨中。僻处深山,和诸多传统村落一样,板万村必然废弃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暴雨引发山洪,或者意外火灾,更重要且悲观的是,在打工潮中,村里几乎人丁尽散。

板万古村落的命运迎来转机,始于传统村落保护意识的觉醒,真正可期待的复兴,则要归功于黔西南快速发展的山地旅游。

在负责板万村民居改造修复项目的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吕品晶看来:“村庄的复兴,不单是民居建筑风貌的保护,更重要的是布依文化,文化则需要留住人。”

远离城镇的传统村落如何留得住人?参与并主导了板万村改造的曹静秋认为,一是原住民必须获得生产、生活的空间条件和发展环境;二则是村庄必须有吸引外来者的文化魅力。

而在南盘江另一边的贞丰县,从去年上半年开始,者相镇几乎有了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中国土布小镇”,只因居住在这里的布依族妇女手中掌握着一门手工织染土布的工艺。

依托者相镇周边的三岔河、双乳峰等自然景观资源,以及必克、纳孔等传统村落,在政府有意引导组织下,布依妇女不仅开始广泛生产土布,整个纺纱、织布、染布生产流程也在合理的空间布局中,逐渐成为游客青睐的文化旅游体验项目。

“参观了这个土布小镇,看到了布依族妇女们现场织布的过程,印象非常深刻,这些原生态布料制作的服饰,对城市里来旅游的客人吸引力很大。”

今年7月12日,台湾原住民族生存发展协会理事长孔文吉在考察了“土布小镇”后,对这一原生态的民族文化旅游产业所起到的带动效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到板万也好,到土布小镇也罢,走进村庄、回到小镇,说到底都是文化旅游的体验的一部分。其本质,其实无外乎回归山林、亲近自然、亲近山水。因此,在全力实施的全域山地旅游活动中,无论是农耕文化、建筑文化、祭祀文化,还是音乐舞蹈文化,都是让文化回归本位的探索。

回过头来,从官方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到,整个贵州全省明确列入重点建设名单的传统村落是1000个,黔西南进入这一名单的村庄则超过100个;而对特色小城镇来说,全省重点建设的省级示范小城镇又是100个,各市州自行打造的州、市一级示范小城镇,各地区也大多超过30个。

记者 龙 波

(责任编辑 韦夏夏)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